您好,歡迎訪問長江大學新聞網!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校園熱點 >> 正文
校園熱點

【申通香港】鄒火明:三棲學人的別樣人生

發佈時間:2021-01-11 作者: 瀏覽次數:

     

文學、法學、新聞學,這三大人文學科是藝術與傳媒學院書記鄒火明教授從教37年的研究領域。期間,他筆耕不輟,發表了百餘篇論文,出版了三本專著,獲得了國家、省、市的科研獎。除了跨領域研究外,他還集諸多身份於一身。他既是學者、管理者,也是一位詩人,同時他還參與豐富的社會活動。他是武漢知音文化研究會副會長、荊州市記協副主席、全國新聞教育學會理事。在訪談中,鄒教授笑稱自己是三棲人,不是專家,只是“雜家”。

跨三領域的科學研究

大學學習中文系的他,早在1984年便發表了人生中的第一篇論文,並在當時引起了一定反響。此後,他在《光明日報》《文藝報》《文學自由談》《江漢論壇》上發表多篇評論文章,一些文章先後被人大複印資料轉載。他擅長用文藝理論關注當下,重視理論和實踐的結合,既坐得住科研的冷板凳,又能夠凝眸火熱的當下。曾經,他的目標是成為當代知名文學評論家。

由於工作的需要,他主動轉型,攻讀法學,在相關領域發表論文近40篇。雖然領域變化了,但研究熱情沒變。他依然關注火熱的當下,研究“青年學”“政治學”“社會學”等,開展廣泛的田野調查。帶領學生深入研究現場,圍繞社會現象,解剖社會問題。

到1999年,他完成了人生又一次蜕變,再一次“出圈”,跨界到新聞學,並創辦長江大學新聞教育專業。為了夯實自己的理論基礎和實務能力,他自學新聞傳播學相關理論,閲讀近百本中外相關經典書籍,完成近50萬字的學習筆記。在該領域,他出版了《鄧小平新聞宣傳理論研究》《傳承與拓新——毛澤東、鄧小平、江澤民新聞宣傳理論研究》2本著作。同時緊緊將理論與實踐相聯繫,積極和媒體交朋友,組織成立了江漢平原新聞傳播教育發展聯盟,每年召開學術會議,來自荊州、荊門、宜昌的近30家單位參加,共同開展新聞傳播與新聞教育研究。

近40年的科學研究,跨越三個領域廣泛涉獵,讓他形成了自己的感悟:“做研究不能閉門造車,也不能搞小圈子,更不能自説自話。要關注理論前沿、社會實踐和國計民生,能夠體現出社會科學研究的價值與意義。”為此,鄒教授近幾年又主持了3項省智庫研究課題,均以優秀結題。

跨三領域的課堂教學

最初,鄒火明從事文藝理論和寫作學的教學工作,為了做好教學工作,他堅持文學創作。極具詩人情懷的他以“弓月”為筆名,發表眾多詩歌。詩歌的靈動跳躍、形式美與內容美的高度統一,也深深影響了他的教學風格。這使得他的課堂除了理論的教學,也會有創作的靈動,更好地把握了文學與社會現實的相互關係。同時,也形成了自己的教學風格——“理論與實踐相結合,內容與形式相結合”。

法學方向的系統學習讓他形成了嚴謹與求實的治學風格。在法律基礎課等相關課程中,他帶領學生一起感受法律文書的嚴密邏輯與求實精髓,一起感受法庭對辯的辨證思維與慷慨意氣。在課堂上,他經常組織學生開展辯論比賽,自己也成為了湖北辯論界頗有影響的專家。

在教學活動中,他始終把學生放在主體地位,根據不同的授課對象,因材施教。他的課堂有對話式、辯論式、情景演練式,最大程度地激發和調動學生的積極性。由於新聞傳播學這個學科和實踐緊密聯繫,為了更好地教學,他積極參與電視專題節目的製作。同時,他也被各類電視節目邀請為特約評論員,被荊州市委宣傳部聘請為新聞閲評人,還在報刊開設專欄,進而在江漢平原傳媒界,受到尊敬和好評。正是這些豐富的傳媒界經歷,使他在課堂很好地處理了“中與洋”“史與今”“術與學”“內與外”“文與理”“情與法”“上與下”“義與利”八大關係,深受學生喜愛。

近40年的執教經歷,跨越3個領域的廣泛涉獵,使他的三尺講台既有博古通今的旁徵博引,又有趣意盎然的社會實踐。他也形成了自己的教學心得——用真摯的感情、得當的方法、高尚的品德、廣博的學識,即“用心、用情、用法、用德、用識”全心全意投入教學工作中。

跨三領域的行政之路

鄒火明的職務角色也經歷過多次轉變,不管在學工處、學校辦公室、宣傳部,還是在文學院、藝傳學院,他始終踐行高校工作者的責任使命——為黨育人,為國育才。他始終將堅定的理想信念、紮實的學識、高尚的人格相統一,嚴格要求自己,在言傳身教中守正創新、培根鑄魂。

在每一次的角色轉變背後,不變的是他孜孜不倦的求學態度。曾擔任宣傳部部長的他,為了讓自己業務更紮實,修讀了法學碩士;作為文學院書記,為了創辦新興專業,他自學廣播電視新聞學。不僅學專業,他還學方針、學政策、學實務,使自己的思想、學識、能力能夠勝任不斷變化的工作挑戰。

在文學院工作期間,他致力於建設學習型組織,將文學院70餘年發展形成的精神凝練成“人文風骨”,建成了有理想、有風骨、有作為的團隊,獲得了省委組織部、省委宣傳部的表彰。

在藝傳學院的工作中,由於是新體制下的辦學,他始終堅持“將教育規律與經濟規律相統一,以教育規律為主;將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,以社會效益為主;將長遠利益與當下利益相統一,以長遠利益為主”,始終將培養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與接班人放在首位。

近40年的行政生涯裏,他總是以學者的視角審視管理者的工作,總是帶着研究性的心態去開展工作。由於研究性與務實性的高度統一,這也讓他行政工作的科學性、計劃性、系統性不斷增強。

不管是身邊的同事還是學生,都稱讚“鄒書記是個平易近人、做事執着的領導”,這與他的為人信條密不可分。工作中,他喜歡“與人為善,成人之美”,注重方式方法,以自身人格推動形成良好的工作氛圍、和諧的工作環境。早在大學時,他便告誡自己“不做則已,做則已已”,因而他在任何領域,做任何事情都充滿熱情,風風火火,一往無前,朝自己的目標前行。正是因為如此,才成就了他雖然跨越三個領域,卻同樣精彩的人生。

當問及他最熱愛的工作時,他説:“我最熱愛的還是做人的工作,做青年的工作。這些工作深入人的心靈深處,也是最富有挑戰性的工作。她不是虛的,而是實實在在的,是有温度的工作。在今後的工作中,我將以最高的熱情、理想、追求和人格去實現工作的意義和價值,主動作為,有所作為!”。(武漢校區綜合事務部 萬文婷供稿)

(編輯 李勝傑)

相關新聞

    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新聞排行榜

推薦圖片